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頁 云南新聞 法治云南 國內新聞 法治時評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紅河  文山  普洱   西雙版納  大理  德宏  麗江  怒江  迪慶  臨滄
當前位置:云南法治網 >> 新聞 >> 云南新聞 >> 內容閱讀
字號
  • 最小
  • 較小
  • 默認
  • 較大
  • 最大
《云南省實施〈工傷保險條例〉辦法》與上位法相沖突?律師向省政府發立法修改建議獲回復
2019年06月06日 08:54:32  作者:李艷  來源:云南法制報
關注云南法制報微信
關注云南法制報微博

  2017年8月,昆明一家啤酒公司的一名員工在上下班途中遭遇交通事故,不幸當場身亡。經道路交通事故認定,肇事方負全責。

 
  但家屬在申請相關賠償時卻遇到了難題。
 
  工傷保險不能全額賠?

  律師:應當適用上位法
 
  由于該員工在上下班途中遇難身亡,其家屬向肇事司機提起民事訴訟的同時,也申請了工傷鑒定。經昆明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認定,此案屬工傷。
 
  由于企業注冊地位于昆明市盤龍區,該企業及員工家屬遂向盤龍區社保局申請工傷保險基金,但被告知:按照云南省相關規定需由肇事方先行賠償。
 
  “家屬同時也向肇事司機提起了人身損害賠償的訴訟,交通事故最后核定40萬左右的賠償。”云南凌云律師事務所律師徐濤說。
 
  經過認定,工傷保險基金可對遇難者家屬補償65萬余元。但社保局以《云南省實施《〈工傷保險條例〉辦法》中“用人單位及職工參加工傷保險,同時依法購買強制性保險或者第三人侵權行為導致工傷的,在獲得其他保險或者經濟賠付后,由工傷保險基金補足相應的工傷保險待遇”為依據,作出了工傷保險補償只賠付25萬余元的決定。
 
  人已經死了,本該得到百萬以上的賠償又瞬間少了40萬元。這引發了家屬和律師的質疑。
 
  “社保局采取了一種補足的方式,也就是實質上否定了工傷保險待遇和因為第三人侵權導致的工傷事故雙重賠償的標準。”徐濤介紹,《工傷保險條例》和《社會保險法》兩部法律在工傷賠償上都認定了“雙重賠償”標準。
 
  也就是說:針對人身損害部分的賠償,在接受了民事賠償之后,仍然可以享受工傷保險賠償。
 
  而在本案中,社保局依據《云南省實施〈工傷保險條例〉辦法》,可賠65萬,但因為第三人已賠償40萬,卻只賠付25萬工傷保險補償。
 
  律師認為,在我省地方性法規與國家上位法沖突時,應當適用上位法。
 
  類似案例中社保局16次敗訴

  疑問:工傷保險足額賠付都要打官司?
 
  據了解,工傷保險,又稱為職業傷害保險,它通過社會統籌的辦法,集中用人單位繳納的社會保險費,建立工傷保險基金,為參保職工以及家庭提供保障。在很多工傷致殘致死的案例中,它被稱為“用生命和鮮血換來的賠償”,對工傷申請人一方至關重要。但也正因為拒絕足額賠付工傷保險金,我省多個社保局都曾經被當事人起訴。
 
  2017年,楊女士騎電動車被一輛機動車撞傷,經認定,她所受傷害為工傷,構成九級傷殘。肇事駕駛人因犯交通肇事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保險公司賠償楊女士一次性傷殘補助金6.8萬余元。此后楊女士申請工傷保險賠償。工傷保險基金核定2.8萬余元,但昆明市盤龍區社保局僅僅進行部分賠付。
 
  楊女士為此提起了訴訟。2019年5月9日,昆明市盤龍區人民法院公開審理了該起案件。
 
  法庭上,盤龍區社保局同樣根據《云南省實施〈工傷保險條例〉辦法》第四十六條第二款的規定認為,第三方侵權支付的一次性傷殘補助金,已經遠遠大于工傷保險基金核定的2.8萬余元,當庭拒絕了楊女士“雙重賠償”的要求。
 
  記者了解到,這起案件并未當庭宣判。但這樣的訴訟在我省并非“孤案”。
 
  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中搜索關鍵詞“《云南省實施〈工傷保險條例〉辦法》”,記者和律師在我省2015年至2017年公開的案例中,發現了16起類似案例。它們都是在第三人侵權導致的工傷事故中,因社保部門采取補足方式進行賠付而被當事人起訴的。
 
  “受害者或者受害者家屬提起工傷保險待遇的行政訴訟,在這個訴訟過程中所有的案例都是以社保局敗訴而告終的,也就是說在司法實踐里面所有的司法案例中,都是支持受害方可以獲得工傷保險待遇,同時也可以向侵權方來提起賠償。”徐濤說。
 
  類似的案例都說明,社保局一直都是依據地方性法規而作出賠付決定,因此當事人要獲得全額工傷賠償時,往往只能通過訴訟來獲得。“訴訟周期長,增加當事人的訴累不說,這在無形當中,還浪費了司法資源。”
 
  遭遇工傷事故本就是不幸,而無法依照國家法律得到足額的工傷保險賠償更會讓不幸者雪上加霜。
 
  難道所有此類情況都要通過訴訟來主張權利?律師們在全國判例中發現,其他省份已經做出了有益嘗試。
 
  “從整個檢索的數據來看,當事人需要走行政訴訟這個程序的基本上只有云南省,其他如重慶、四川這些地方都有直接指導意見明確,不需要再走行政訴訟程序,直接可以獲得工傷賠償。”云南凌云律師事務所律師朱紹坤說。
 
  向省政府發出立法修改建議

  回復:政府已經啟動調研論證工作
 
  記者了解到,朱紹坤和徐濤將此問題反映到了相關主管部門,并得到了回復。
 
  2019年3月,他們向省政府發出立法修改建議:“明確因第三人侵權行為導致工傷時,權利人即可享受工傷保險待遇,使云南的地方性法規和上位法、司法解釋以及司法實踐相吻合。”
 
  “我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避免造成當事人的訴累,浪費司法資源。”朱紹坤說。
 
  近日,兩位律師的建議得到了省政府辦公廳的回復:根據各方意見,云南省政府已經啟動對《云南省實施〈工傷保險條例〉辦法》的調研論證工作,將就相關問題組織調查研究,進一步征詢和聽取相關部門、專家和人民群眾的意見后,再審慎作出是否對地方性法規進行修改的決定。
 
  兩位律師認為,由于第三人的原因造成工傷,社會保險機構是否履行支付工傷保險待遇的職責,取決于工傷職工是否符合享受工傷保險待遇的法定要件,而不是第三人是否賠償或者是否有過失。他們希望工傷賠償申請人在主張合法權益時,不再因法律之間的沖突,被迫陷入訴累。
 
  “從回復情況看,此問題已經引起了省政府的高度重視,有關部門也召開了相關的會議進行了專題討論。對我們來說,如果能夠推動立法修改是件非常榮幸的事情。”朱紹坤說。
 
  本報記者 李艷
圖片焦點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廣告業務-版權與免責聲明 云南法制報出版許可證:滇報出證字第0053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網(泛亞法商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備09000605號  

滇公網安備 53011202000211號

彩票稳赚跟计划微信号 贺兰县| 京山县| 巴中市| 独山县| 双流县| 永福县| 共和县| 肥西县| 澄迈县| 新龙县| 阳泉市| 奈曼旗| 浦江县| 宿州市| 沁阳市| 黄冈市| 满洲里市| 尉犁县| 张家港市| 安泽县| 拜泉县| 五家渠市| 乐清市| 曲水县| 章丘市| 泰顺县| 中卫市| 鸡泽县| 安康市| 衡阳县| 河北省| 塔河县| 灯塔市| 广宗县| 巢湖市| 策勒县| 仙桃市| 璧山县|